罗鑫律师
  • 手机18580436659
  • 微信18580436659
  • 邮箱sinthepro@foxmail.com
典型案例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认定--蒋丽娜 吴江洋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张在竟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案

裁判要旨 
《刑法修正案(九)》新增的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帮助对象不仅仅局限于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列举的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组群、发布违法犯罪信息、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等行为,而是包括所有网络犯罪行为。
关键词 
计算机信息系统  信息网络犯罪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检察院诉称:被告人吴江洋犯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告人张在竟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至8月间,被告人吴江洋租用控制端服务器后安装控制软件,通过暴力破解账号密码后植入木马程序的方式非法侵入并远程控制他人的计算机共计60余台,以每天100元/G的价格将流量出售给“阿布小组”、“8uc”等人,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20余万元。具体分述如下:
1、2016年1月,被告人吴江洋明知汪晨阳(另案处理)通过在IP地址为58.220.21.160的控制端服务器上安装“10991”控制软件非法控制他人的计算机,仍于汪晨阳被公安机关抓获后续租上述服务器并继续控制“10991”控制软件中控制的计算机,将流量出售给“阿布小组”,获利共计人民币18万余元。
2、2016年5月至8月间,被告人吴江洋分别租用IP地址为23.234.5.149、211.149.157.138、58.220.21.80的3台服务器,并在服务器上分别安装名为“pps_18”、“控制端1.8监听2499”、“大哥洋”、“49871”的控制软件,通过暴力破解方式获取他人计算机的控制权并植入木马程序,将他人计算机连接到主控端服务器后非法控制他人计算机,将流量出售给“8uc”等人,获利共计人民币3万余元。
2016年1月至8月间,被告人张在竟明知被告人吴江洋正在从事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犯罪,仍数次远程登陆IP地址为58.220.21.160的主控端服务器,帮助被告人吴江洋进行非法控制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维护,并提供财付通账户为被告人吴江洋的获利提供支付结算的帮助。
2015年12月31日、2016年8月8日、8月15日,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技术人员在对上述4台服务器勘验取证时发现非法控制软件控制的计算机台数共计60余台。
案破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吴江洋处扣押作案工具华硕牌笔记本电脑1台、电脑主机1台。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江洋违反国家规定,非法控制他人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张在竟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提供支付结算的帮助,情节严重,应当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分别判处。
被告人吴江洋、张在竟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未提出辩解意见。
被告人吴江洋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如实供述;2、初犯;3、有悔罪表现;4、建议适用缓刑。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二被告人的供述笔录,被害单位人员刘严俊、单炳尧、谢春伟的陈述,证人程大增、汪晨阳、王猛、任天强、程云霞、黄婷的证言,远程勘验工作记录,现场勘验工作记录、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交易明细、银行卡交易记录,抓包数据、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刑事案件侦破经过,二被告人的身份依据及劣迹材料等。
裁判结果 
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6日作出(2016)苏0206刑初578号刑事判决:
一、被告人吴江洋犯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
二、被告人张在竟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三、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华硕牌笔记本电脑1台、电脑主机1台及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法院认为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吴江洋违反国家规定,非法控制他人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告人张在竟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支付结算的帮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告人吴江洋、张在竟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故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张在竟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具备适用缓刑条件,故可宣告缓刑。
案例评析 
《刑法修正案(九)》新增的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了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行为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对该条规定应当理解为对所有网络犯罪的帮助行为在符合构成要件的情况下均可构成本罪。
首先,从法律的文义解释和体系解释来分析,在法条之后增加之一、之二属于单独的条款,规定的具体内容也往往与原条文并无直接联系,之二对于之一没有从属性。反之,如理解为二百八十七条之二是针对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帮助行为,可直接将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内容列为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其中一款,而无需单列一条。
其次,从立法目的和背景来分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及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均是在目前信息网络高度发展的环境下针对新型网络犯罪增设的罪名,帮助行为的正犯化也是为了实现对网络犯罪的“打早打小”。因此,对于上述帮助行为适用的对象范围不应作出限缩解释,否则与立法背景和目的相悖。且《刑法修正案(九)》之前的刑法中规定的计算机犯罪在司法实践中往往都通过网络实施,也属于网络犯罪的范畴,所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帮助对象应当包含刑法原有的计算机犯罪行为在内的所有网络犯罪行为。

2020-09-11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