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诈骗
电信网络诈骗司法解释裁判文书检索大数据报告

一、大数据报告数据来源

时间:2020年9月3日之前

案例来源:Alpha案例库

案由:未设置案由

检索条件:

引用法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案件数量:1861件

数据采集时间:2020年9月3日



二、检索结果可视化

本次检索获取了2020年9月3日前共1861篇裁判文书。

(一)整体情况分析


从上方的年份分布可以看到,案例数量伴随文书公开,基本呈逐年增长的趋势。


从地域分布来看,当前案例主要集中在广东省、江苏省、福建省,分别占比12.14%、11.50%、11.18%。其中广东省的案件量最多,达到226件。(注:此处显示该条件下案例数量排名前五的省份。)

(二)案由分布


从上面的案由分类情况可以看到,当前最主要的案由是刑事,有1859件,占一半以上,其次是民事,行政。

(三)程序分类


从上面的程序分类统计可以看到当前的审理程序分布状况。一审案件有1391件,二审案件有465件,再审案件有5件。

(四)裁判结果

一审裁判结果


通过对一审裁判结果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驳回起诉的有1件,占比为100.00%。

二审裁判结果


通过对二审裁判结果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维持原判的有310件,占比为66.67%;改判的有102件,占比为21.94%;其他的有41件,占比为8.82%。

再审裁判结果


通过对再审裁判结果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其他的有1件,占比为20.00%;发回重审的有1件,占比为20.00%;提审/指令审理的有1件,占比为20.00%。

主刑


通过对主刑的可视化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包含有期徒刑的案件有1430件,包含拘役的案件有94件,包含无期徒刑的案件有11件。

其中包含缓刑的案件有312件;免予刑事处罚的案件有9件。

附加刑


通过对附加刑的可视化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件包含罚金的案件有1477件,包含剥夺政治权利的案件有14件,包含没收财产的案件有13件。

(五)标的额可视化


通过对标的额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标的额为50万元以下的案件数量最多,有1件。

(六)犯罪金额可视化


通过对犯罪金额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犯罪金额为3万元至10万元的案件数量最多,有114件,1万元至3万元的案件有51件,10万元至20万元的案件有45件,1万元以下的案件有42件,20万元至50万元的案件有41件。

(七)审理期限可视化


通过对审理期限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的审理时间更多处在31-90天的区间内,平均时间为84天。

(八)法院


通过对法院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审理案件由多至少的法院分别为常州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余干县人民法院、郏县人民法院。

(九)法官


通过对法官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审理案件最多的法官分别为余曰璞 常州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卢金峰 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李培森 郏县人民法院、何少良 余干县人民法院、王纪锋 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法院。

(十)当事人

当事人


通过对当事人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涉案最多次的当事人分别是:刘伟、刘海涛、刘洋。

攻方当事人


通过对攻方当事人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担任原告、上诉人等角色最多次的当事人分别是:刘欢、刘洋、卢静。

守方当事人


通过对守方当事人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担任被告、被上诉人等角色最多次的当事人分别是:刘伟、张勇、张恒。

(十一)律师律所

律师


通过对律师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代理次数最多的律师分别是:徐行伟 湖北正堂律师事务所、李晓兰 江西方盈律师事务所、王军洁 江西方盈律师事务所。

攻方律师


通过对攻方律师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为原告、上诉人等进攻方当事人提供代理次数最多的律师分别是:侯全喜 河南成盛律师事务所、刘宇峰 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吕超 上海申京律师事务所。

守方律师


通过对守方律师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为被告、被上诉人等防守方当事人提供代理次数最多的律师分别是:徐行伟 湖北正堂律师事务所、王军洁 江西方盈律师事务所、吴方军 浙江天贝律师事务所。

律所


通过对律所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代理次数最多的律所分别是: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江西方盈律师事务所、湖北正堂律师事务所。

攻方律所


通过对攻方律所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为原告、上诉人等进攻方当事人提供代理次数最多的律所分别是: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广东海法律师事务所、北京市中银(南昌)律师事务所。

守方律所


通过对守方律所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案件中为被告、被上诉人等防守方当事人提供代理次数最多的律所分别是: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江西方盈律师事务所、湖北正堂律师事务所。

(十二)高频法条

此处统计了所有被援引的高频法条,其中,高频实体法条见下表:(内容见附件)

序号 法规名称 条目数 引用频次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百六十六条 1591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四条 1373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 1205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五十二条 1033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942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七条 819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五十三条 789

8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二条第一项 739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388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 311

11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二条 295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六条第四款 294

13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六条 266

14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五条 261

15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253

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一条 236

17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 225

18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二条第一款 212

19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5修正) 第二百六十六条 204

20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四十七条 204




高频程序法条见下表:

序号 法规名称 条目数 引用频次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 252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十五条 161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2修正)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 110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二百零一条 94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 47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2修正)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 34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2修正) 第一百七十二条 28

8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 22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一百七十六条 21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二百条第一项 18

1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 15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二百四十四条 15

13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2修正)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 14

14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零五条第一款 12

15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六十五条第二款 11

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 10

17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三十九条 10

18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一百七十二条 10

19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六十五条 9

20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2修正) 第二百三十三条 9




附 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的概念】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

【主犯】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

【从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四十七条

【有期徒刑刑期的计算与折抵】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五十二条

【罚金数额的裁量】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的缴纳】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一条

【量刑的一般原则】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四条

【犯罪物品的处理】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

【自首】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

【适用条件】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二百六十六条

【诈骗罪】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订)》

第十五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第一百七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对于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作出决定,重大、复杂的案件,可以延长十五日;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符合速裁程序适用条件的,应当在十日以内作出决定,对可能判处的有期徒刑超过一年的,可以延长至十五日。

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案件,改变管辖的,从改变后的人民检察院收到案件之日起计算审查起诉期限。

第一百七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作出起诉决定,按照审判管辖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将案卷材料、证据移送人民法院。

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就主刑、附加刑、是否适用缓刑等提出量刑建议,并随案移送认罪认罚具结书等材料。

第二百条

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

(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

(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第二百零一条

对于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时,一般应当采纳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一)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的;

(二)被告人违背意愿认罪认罚的;

(三)被告人否认指控的犯罪事实的;

(四)起诉指控的罪名与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五)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

第二百三十四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于下列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

(一)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

(二)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上诉案件;

(三)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

(四)其他应当开庭审理的案件。

第二审人民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的,应当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

第二审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诉、抗诉案件,可以到案件发生地或者原审人民法院所在地进行。

第二百三十六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第二百四十四条

第二审的判决、裁定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都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5修正)》

第二百六十六条

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2修正)》

第一百七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作出起诉决定,按照审判管辖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将案卷材料、证据移送人民法院。

第二百二十五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第二百三十三条

第二审的判决、裁定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都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二条

2. 冒充司法机关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诈骗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共同研究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备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三十九条

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追缴、退赔的情况,可以作为量刑情节考虑。

第三百零五条

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要求撤回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审查。经审查,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准许撤回上诉;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将无罪判为有罪、轻罪重判等的,应当不予准许,继续按照上诉案件审理。

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被告人提出上诉,在第二审开庭后宣告裁判前申请撤回上诉的,应当不予准许,继续按照上诉案件审理。

第三百六十五条

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在判决书中写明名称、金额、数量、存放地点及其处理方式等。涉案财物较多,不宜在判决主文中详细列明的,可以附清单。

涉案财物未随案移送的,应当在判决书中写明,并写明由查封、扣押、冻结机关负责处理。

2020-09-0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