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诈骗
电信诈骗案犯罪数额的认定不应以一一查实被害人为必要条件

        实践证明:针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的诈骗,因客观原因无法查实被害人的,而在案其他查证属实的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诈骗数额的,不应以被害人未找到或未被一一对应查实为由将相应的诈骗金额排除在诈骗犯罪数额之外。
具体到本案,赵某建安排杨某负责将诈骗所得套现,杨某将“冯某靖”等四人的银行卡交给付某琛去套现,付某琛使用的除户名为“冯某靖”的银行卡外,“白某辉”“陈某营”“平某鑫”的银行卡均被查获;司法会计鉴定证实,仅“冯某靖”等四人的银行卡账户于2014年6月至2014年12月期间转入资金总额就达1241077.87元。
本案系针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的电信诈骗,侦查机关收集的被骗办卡人中因转款时使用无卡存款以及电信诈骗人在诈骗时不断更换手机电话号码和银行卡账户,且使用户名非诈骗分子本人的手机卡、银行卡,致报案被骗的50人中的17人无法认定系本案的被害人。但“冯某靖”等四人的银行卡均系赵某建从网上购买,并专门用于电信诈骗套现,对于卡内收入款项系诈骗所得赃款的事实,有被告人供述、查获的银行卡和司法会计鉴定等经过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且赵某建等人既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卡内款项非诈骗所得,也不能就款项的来源作出其他合理解释。因此,虽然被害人无法一一核实,但现有证据足以达到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所规定的“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标准,且不违反刑事推定的法理基础。
因此,面对犯罪行为的新形势、新特点,我们有必要反思司法实践中的印证证明标准。2011年4月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首次对电信诈骗类犯罪进行了规定,并就诈骗数额难以查证情形的处理方法作出规定,但这些规定仍不够全面。在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合议庭根据该解释严厉打击电信诈骗罪的精神,综合全案证据,结合社会常识和基本法理,得出“针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的诈骗,因客观原因无法查实被害人的,而在案其他查证属实的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诈骗数额的,不应以被害人未找到或未一一对应查实为由将相应的诈骗金额排除在诈骗犯罪数额之外”的司法观点,并据此认定赵某建、杨某的犯罪金额为124万余元。虽然依照刑事诉讼法上诉不加刑原则,二审在量刑时未根据重新认定的犯罪数额改判更重的刑罚,但对一审就涉案财物处理不当的问题进行了纠正。该司法观点和认定结果更符合电信诈骗罪的罪行实际情况,更有利于准确惩治犯罪。

2020-09-08
标签